超级学长朝圣之路---你所遇到的远比你想象的要难

费城海星  826

凌晨三点十一分,我一个人窝在费城的出租屋里,写下我半年前的经历。往事回首,历历在目。尽管自己的生涯依旧平淡如水,翻不起一点波澜。但我始终相信我心向明月,万事无忧愁。

 

在我朝圣留学的这条道路上遇见了一些特别的人特别的事,让我远渡重洋之后在静谧深夜里慢慢回想,依旧韵味无穷。此篇文章回忆在超级学长学习的点滴。特此敬上,致我爱的那些老师们。

 

刚到超学,四月一整月我都浑浑噩噩度过,每日的默词和刷题让我很是疲惫,心理上的难受过于生理上的难受,没有出分焦虑还有对于考试的恐惧总是蒙上心头,老师也常常找我聊天开导我甚是心暖。现在想来当时能够熬夜做题到凌晨也是绝对难得的。

 

那时候在4205,经常要忙到十一点,张导仍在刷TPO,夜色如水,楼底下是人声鼎沸的珠江路,而一堵墙让我们与世隔绝。张导是在超学学习托福的导演,想要去哥大读研深造电影。

 

正在做题,老夏进来拎着包神色有点疲惫,我知道她今天的课排得很满,但是没办法,下一次的托福考试很快就要来临,人类在和时间赛跑。然而张导的一篇阅读又错五个。唏嘘无言

 

“来来,我给你讲讲错题。”老夏放下包,抽起了一根烟。袅袅烟云在空气里弥漫竟让人有点安心。烟灰洒落在纸杯里留下一点灰色的痕迹。窗外呼呼的风声伴随着远处的嘈杂喧嚣也甚是和谐。

 

老夏声音有点沙哑,张导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十二点的钟声准时敲响,张导、老夏和我收拾收拾东西坐电梯准备下楼,离开超学,灯也全熄了。我和张导顺路一道回家,路上是简单的攀谈。一日又复一日,一夜又复一夜。

张导和老夏某次的谈话终聊到电影行业,他很是愤慨,出国深造也是希望能像其他电影人一样拯救中国影视界于水深火热之中。富有激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的眼里有光照耀着。老夏和我微微动容。在教育行业待了很多年,老夏始终抱着敬畏的心对待梦想对待未来对待自己的教育事业。考下托福是张导的第一关,而老夏在助力前行。怀揣梦想的人止不住前进的脚步,而指路人的态度也决定着行程的快慢。这一天老夏又陪我们到深夜才离去。

 

六月张导考完了托福,离之而去。带着他的梦想和在超学老师度过的点滴继续着他的伟大征程。

 

这里人来人往,新人不断走进我们的生活。我依稀记得韩先生来的那天穿的很是正式,和我们这些短袖衬衫的一比要显得精神很多。创业十年,韩先生已经是社会上的精英人士,可他告诉我学无止境,学海无涯,告诉我他出国进修读MBA的坚定,告诉我知识作为命运的改良剂。我们常常一起在自习室外面吃大锅饭,饭后聊天,他多是成熟稳重偶尔也会开开玩笑。多年不学英语让他面对这些字母确属不易,但好在老夏很有耐心也很宽容。写下韩先生的时候,我想他应该已经在英国落地了,新的生活于他也即将开始。未来可期,我心里赠予我无声地祝福和万分的敬佩。

 

晋姐是我在这认识的第三个人。偶尔夜深人静做完题的时候,走出教室来到窗边,我看着这晋姐和老夏坐在床边,晋姐偶尔吐槽她作为编剧在剧组里的心酸生涯,偶尔讲讲娱乐圈八卦秘辛。而老夏改完学生作文也会聊一聊那些年在澳洲读书时候的人和事。考试的压力总是会折磨的让人很是难堪。但幸好老夏,赖老师陪在我身边鼓励我帮助我就像对每个学生一样。

 

人文主义式的关怀让学习氛围弥漫着一种别样的人情味。我遇到了这些人看到他们走过的路,听到他们说的道理,在超学就像是在一个人生的中转站一样,当你面对下一个旅程时,你会在中转站稍作停留,志同道合的旅客们聚在一起准备下面的行程,也会发出对上一段时光的感慨,也会展望下面旅程的美好风光。岁月短暂,回忆却可以用一生来铭记。

 

生活中经历的挫折与磨难总会在学习上有所体现,哪怕老是看错单词,偶尔记忆力不集中的背后也可能是生活上的不如意迫使的。七月头有一场雅思考试,在那之前的一个下雨周末,杜博士突然觉得人生没有了方向。他偶尔盯着单词发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积极向上。但是出国的道路不会因为你的挫折而停下脚步。截至的日期很快来临,博士的人生总要有新的目标。直到那一晚,我们做题到深夜,博士一个人坐在窗边深思。老夏提议我们去喝一杯,我知道她是因为杜博士,大约是不想看她自己的学生日渐消沉的。人都是脆弱而敏感的动物,那些情感上的天性与生俱来,群居的习性千百万年未曾发生改变或消失。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都是靠着这些点点滴滴时间的积累,让我们能够彼此互相信任互相依靠。

 

 

六月底我考完了所有考试,收拾行囊即将远行,但生活的波澜不惊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分手打破了,临行前,我回到超学找老夏,诉说着这半个月的举棋不定。我们坐在隔间的走道里,黑黢黢的阴影笼罩着我们带来无尽的安全感,老夏放着手机里的歌,轻声对我说:“我还在澳洲读大学的时候,final前异地的男朋友提出分手,整个人像掏了心一样无处可走。后来我听着这首歌听了一夜也复习了一夜,而第二天喝了两杯美式就去考试了。”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我靠在老夏身上轻轻啜泣,她拍拍我的头好像回到小时候一样的温暖,心里的苦涩也随之减少几分。

 

离别老夏,离别超学,离别这难以忘怀的半年回忆。第二天的跨国飞机,我也要即将远行回归我的世界。在超学认识的人度过的难关就像生命里意外的获得的宝贵财富,带着闪闪发光的金边在我的脑海里不停打转,就如同赖老师同我讲的一样:你所遇到的远比你想象的还要艰辛。但是生命魔力在于有斗志的人一定会选择自己的道路坚持到底。我想这是他之前在传媒行业做记者所领悟的吧。

 

我怀念凌晨十二点刷完题和张导在路边撸串喝啤酒的欢声笑语,我也怀念课堂上肖老师的谆谆教诲,那些与老师与同学思想灵魂上的碰撞让我躁动的心得以冷静思考。我之所以现在能够自信的写下这些文字是我过去的努力和老师的帮助铸就了我未来的岁月。凌晨四点,我灌了一口咖啡,写下最后一个字,把这篇文章放进邮箱,继续回想那些过去的光辉。也憧憬着下面新生活的到来。顺其自然。